第一百零一章 失而复得
作者:蚊拍遇上蚊 更新:2019-11-14

“你现在可以试试再放一个空间破碎。”老人突然说。即使没有了异能退化成一个普通人,在林星牧不断的随从瞬移中,他却没有什么恶心呕吐的迹象,就是有点虚弱而已。

一个爆发力比以前好的人跑起步来肯定比原来要快,势头要猛,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林星牧依言放出一个空间破碎的时候,整个异空间可谓地动山摇石破天惊——如果这个异空间里面有这些东西的话。可惜异空间里面只有沙石地,还有昏暗的光线,没有什么优美的风光。

但是剧烈的震荡是无视空间里面有什么的,除了林星牧和被他用异能磁场护住的老人,其他三人都感到能量像山洪爆发一样全方位地冲击过来。整个异空间似乎都要碎裂了,就像一个不可抑制的出现了裂纹、快要彻底散架的玻璃瓶。

不过异空间既然没有破碎,林星牧放出的能量就像光射到了镜子上一样反射回来,虽然强度不大,但是也够林星牧的异能磁场打个颤抖了。

再来一个!

异能磁场受到余震让林星牧很不舒服也很不爽,但是一鼓作气的道理谁都明白,所谓得势不饶人确实是战斗中的不二法门。所以林星牧提气再度放出空间分裂。

噗噗几声,除了老人之外的四个人都口吐鲜血,包括罪魁祸首的林某人。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异空间也真是够牢固的,连续两个空间破碎居然都没让它真正的破碎,始终摇摇欲坠地被同样摇摇欲坠的谷寒勉励支撑着。

如果余桥在场的话肯定会破口大骂林星牧是个傻*。老人让林星牧发出第一次空间分裂是正确的,意在打松打散这个异空间的结构,好比某些肉类我们在切割之前需要用锤子敲打一阵子一样,这样才好下刀;而林星牧自作聪明的第二个空间分裂纯粹是多余了——你一直用锤子敲打着肉块,难道它就能变成肉丝么?不可否认它最终会变成肉末,但是那得费多少力气才行?

其实林星牧在放出一次空间破碎之后,只要再朝某一个方向发一记空间分裂就可以击破这个异空间了,根本不用费那么大的劲。不过这第二次空间破碎虽然没有把空间撞破,但是却把对方三人都击伤了,这一点倒是可以聊以自慰。只不过林星牧自己也吐血了。

而且对方三人都是高手。高手有时候不一定说功力就比林某某强多少,但是他们的经验、意识却比林某某强了不知道多少。每一个混了几十年异能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见识或者使用过一些败中求胜的招数。

一股细微的寒冷无声无息地击中了林星牧。本来以林星牧现在的异能磁场,这种程度的偷袭是不能穿透他的异能磁场的,但是异能磁场在经受着林星牧自己的空间破碎能量的回震之后,就很容易被趁虚而入了。就好比你全神贯注地对付着黑虎偷心,没准这时对方就会送过来一招撩阴腿。

林星牧只觉得一阵冰冷迅速蔓延全身,仿佛比自己的血液流动还要快。巨寒加上剧痛让他站不稳了,啪地坐在地上。

但是尽管他坐着,双眼中弥漫的战意还是让谷寒等三人不敢过分*近。三人的样子现在都很狼狈,胸前手上血迹斑斑,那是喷血喷的。而林星牧尽管也是血迹斑驳,但是坐在地上却仿佛是矗立在三人面前的一座山,一座不可逾越的森冷冰峰。

“撑住你的异能磁场。”老人轻轻说,他现在看上去更虚弱了,脸色白得跟纸似的,好像随时都会倒地身亡一样。

林星牧觉得体内的仿佛有流动,流过冻伤的地方会觉得稍微舒服一点,不过他却不知道怎么控制它。

这时候异空间内终于出现了第六个人。唐笙的出现让对方三人吃了一惊。

“阿牧,你没事吧?”唐笙第一眼就看到他的老对手,对方有三人,然后又看到跌坐在地上的林星牧。

“我靠,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现在才来?”林星牧反问。

唐笙故意很大声地说:“没什么,就是准备进来的时候有几个小虫子不知死活地来偷袭,打了一场,干掉了几个,剩下的还对峙着,不过没什么大碍的。”

林星牧觉得唐笙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事实上如果没什么大碍的话,也不至于现在才进来了,不过看着唐笙的衣服神态都没什么异常,林星牧又有点拿不准了。不过唐笙故意说那么大声,是不是在动摇对方三人的战意呢?

“你不要以为我们是刚出来混的菜鸟,你说什么我们都信?”精神异能人盯着唐笙。

“左关,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你可以不信。”唐笙彬彬有礼地说,“你自己出去看一下呗……”

金维利一声吼,又是几道冻气分袭林星牧和唐笙。林星牧虽然坐在地上行动不便,但是他会瞬移,所以这点攻击对他来说没什么威胁,他只要护好老头就可以了。唐笙的身手也挺敏捷,躲闪中精神风暴都不用瞄准就轰出去。不过左关挺身而出接下了这记精神风暴。

林星牧发现只要自己一有行动,体内的寒冷就不可抑制地游走全身,所以他打了个颤抖,连喘粗气。他现在才知道,金维利的那记偷袭是相当阴毒的。

“阿牧,他是谁?”唐笙问。

林星牧哑口无言,带着老人瞬移,却被寒气攻心说不出话来。

这时又有人闯进异空间了。是余桥,还有小柔。

“阿牧,老唐,你们怎么样了?”余桥问。小柔已经冲向林星牧了,而且还朝对方三人发出十数道音波攻击。

“死不了,”林星牧哆嗦着对余桥喊道,“过来帮我一把……”只有同样会瞬移的余桥才能保证老人的安全。老人身份极度神秘,林星牧甚至连他尊姓大名都不知道。

“去死!”谷寒等三人突然间暴走一样,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银光——这是异能磁场到了极高水平的标志,至今为止林星牧没有见过谁能有这种实力,除了夜羽北有可能能做到同样的水平。

他当然不会认为谷寒几个是隐藏了实力此时此刻才爆发,所以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用了什么药物或者仪器获得了瞬间增强的能力。几乎是同一刻,林星牧身后的老人口吐鲜血,委顿在地。

一股犀利的冻气以直捣黄龙之势扑向老人,显然是要置他于死地!林星牧还感应到一个强大的空间分裂。只有左关没有对老人出手,但是他却以一敌二地不知道用什么技能硬生生顶住了唐笙和余桥。

时间仿佛缓慢下来了,缓慢得一切都那么清晰。粗壮的白色的冻气绕过林星牧,*近老人。老人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但是很安详很坦然地迎接这股任何一个普通人碰上都会变成冰雕的冻气。

下一瞬间,林星牧瞬移挡在老人面前,异能磁场开启到最强的强度。但是侵入他体内的寒气的作祟之下,他根本没有半分把握能顶住。

再下一个瞬间,林星牧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和心碎的一幕。是小柔,她本来就已经接近了,这时奋力一跃,挡在林星牧面前。她也把异能磁场开启到最强,但是她的异能磁场和刚刚得到老人传功的林星牧相比,抵抗力不知道弱了多少倍。

林星牧想再瞬移反挡住小柔已经来不及了。然后小柔就被冻气击中。

完全击中。

撕心裂肺的痛楚一下就把林星牧包围起来了。尽管他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如果我死了,为什么痛苦会如此的清晰?如果我没死,为什么世界崩溃了?林星牧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旁人可是清清楚楚。小柔冰冷的身躯倒在林星牧怀里,林星牧不自觉地发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度的空间破碎。

异空间瞬间崩溃,谷寒被击飞,空中留下一串瞬间被冰冻的血珠。同时被击飞的还有金维利、左关,甚至还有唐笙,只有余桥瞬移得快,而老人一直处于林星牧的异能磁场保护之中。

尽管回到了现实的世界,但是林星牧已经失去了知觉,他眼里只有双眼紧闭的小柔。

冰冷的身躯。

“阿牧哥哥,我们去那里好不好……”

“阿牧哥哥,晚上想吃什么……”

“阿牧哥哥,你坏死了……”

“笨哦,不是这样的……”

“阿牧哥哥,不要不高兴了……”

……

“啊……”林星牧蓦地仰天长啸,悲愤欲绝!

如果可以,宁可我死,不要你受到一点伤害!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换回你的生命!

赵玉宇凭空出现,看到倒在林星牧怀里的小柔,他几乎一个踉跄摔倒。

“我、要、杀、了、你!”林星牧腾地站起来,手里还抱着小柔。他盯着金维利。周围的场景他什么都没有注意,眼前只剩下这个凶手。

金维利连当都来不及挡,双手突然节节碎裂。这是最歹毒的空间分裂!金维利的异能磁场被压制得完全销声匿迹,暴走的他在林星牧同样的暴走下毫无反抗之力,任人鱼肉!

他倒在地上。林星牧瞬移在他面前,一脚踩住他的头。尽管身边有许多人,但是此刻没有任何人敢走过来。

“我要你用最痛苦的死法死去!”林星牧的话比金维利的冻气更寒冷,更恐怖。没有人会怀疑他会做到。

金维利的腿骨被一节一节地踩碎,然后是盘骨、脊椎、胸骨……

“阿牧小兄弟,你不要难过……”老人开口了。一群城市骑士和三角洲成员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仍然把他护在身后,对面是数十个白衣人。

林星牧仿佛听不到老人的话,事实上他现在的心已经被痛苦、悔恨、愤怒和怨毒完全占据了,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我有办法救活这个姑娘……”老人平静地说。

赵玉宇、唐笙、教授等人一听眼睛都亮了。阿青急忙说:“老人家,你说的是真的么?”

“没错,我有十成的把握,但是他这样抱着她,我就没有办法了。”老人的声音依旧很平静。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林星牧,就能听出他声音里的疲惫、坦然还有苍凉。

雷人冲到林星牧身边:“阿牧,你先放开小柔,让那个老人家救活她……”

林星牧呆滞的眼神让雷人心里一惊:“救活?死了……死了呀!小柔死了!”林星牧忽然嚎啕大哭。

雷人打算动手把小柔抢过来,但是尽管是武术底子比林星牧好的他,也被林星牧一推差点摔倒。

林星牧一副谁抢我跟谁急的拼命架势。雷人当然不会生气,因为他和林星牧是朋友。但是他不放下小柔的话,老人就没有办法救活小柔。

伍胜无声无息地欺近林星牧,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大概是点穴之类的功夫——林星牧松手倒下。

雷人扶着林星牧,伍胜托着小柔走到老人面前。

其实年轻的一群人都不太相信老人的话。因为他们完全感应不到这个老人身上哪怕是一丁点的异能气息。而小柔看上去是已经香消玉殒了。不过唐笙突然说:“那就拜托您了。”

老人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他稳稳地伸出一只手,手掌轻轻放在小柔的头顶,然后低声喃喃地吟唱着什么。

像佛经,又像是咒语。

淡淡的绿光像雾气一样在老人和小柔身上升起,环绕在两人身上不散。光线并不耀眼,所以周围的众人还是能够清晰地看到绿光慢慢地向小柔身上聚集,而老人身上的绿光则黯淡下来。

“居然是他!”教授、白法等几个同时惊讶道,而异能界能让这几个人惊讶得止不住声音的人,绝不会太多。

唐笙在嘴唇前竖起一根食指。教授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绿光慢慢地完全聚集在小柔身上,然后又慢慢渗入小柔体内。小柔的脸色没有那么苍白了,身体也不再冰冷。阿青和水灵在唐笙的示意下上前抱起小柔,放到旁边的一张椅子上,然后两人又脱下外套盖在小柔身上。

小柔幽幽醒转。一群人都欢呼起来,就像世界杯上看到自己支持的球队夺冠的球迷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