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委托
作者:蚊拍遇上蚊 更新:2019-11-14

石攻玉看到林星牧不说话,以为他在思考着什么,却不知林星牧心里在偷偷准备瞬移。石攻玉把手上的卡片递过去,林星牧不由得一呆。N多片子里面在交换物品的时候都会有一方突起发难,先下手为强。不过自己打是不一定打得过石攻玉的,所以他没有接,只是露出一个询问的表情。

“这是执法团成员的记忆卡,别这样看着我,你们城市骑士的惩戒队也有类似的东西。放心,这不是植入体内使用的。只是每一个执法团成员在非正常死亡(其实就是战死)之前,都会把自己的思维和记忆用异能注入这张记忆卡。”

林星牧说:“那看看这些记忆卡,就可以知道不少有用的情报了吧?估计以执法团的素质,不可能一个都没有留下记忆的吧。而且还是在全体……”他想说“全体全灭”,不过觉得还是不要说的这么直接,就硬生生咽了回去。

“对,我也是这样想。所以我想委托你一件事。”石攻玉郑重地说,“你把这些记忆卡带回去,请你们唐社长替我调查一下,幕后是什么人或者什么势力,居然高出这么大的事情。”

“不是吧老大,”林星牧翻了翻白眼说,“我就不信你们地下之王里面没有能读出记忆卡内容的人。干嘛要委托我们……嗯,我们毕竟是外人……”

“第一个原因,我已经不知道组织里面谁能相信,谁不能相信了。我自己也没有读出记忆卡内容的异能。第二个原因就是,雇用外人也许更可靠,哦,是建立在你们城市骑士一向的纪录上。第三个原因,你们唐社长一定很有兴趣,不信你回去问问。”

“可是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啊,我只是一个新人……等等,你说‘雇用’?”

“对,雇用,”石攻玉奇怪地看了林星牧一眼,无奈道,“你该不会不知道什么叫委托吧?”

“呃……”字面上的意思当然知道,可是具体的*作流程就……

石攻玉一脸郁闷,然后正色道:“反正就是我,地下之王第二首领,石攻玉的委托,秘密委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记好了?”

“记好了,”林星牧问,“为什么你不自己去找老唐?这些东西在我身上安全吗?”

“因为我要替你引开敌人。”石攻玉慢慢地说。

这是林星牧才发现,打斗都过去那么久了,可是周围莫说是人,连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环境仍然很诡异。可是石攻玉口中的敌人在哪里?林星牧完全感应不到。不过石攻玉是比他高手得多的高手,所以林星牧就算是心存怀疑也还是相信的。

“等一下我叫你跑,你就用瞬移走,”石攻玉说,“一定要保护好记忆卡,交到唐笙手里……”

“那你怎么办?我的瞬移可以带人的啊……”林星牧想起很多经典桥段里面,留下来吸引火力或者掩护的人,下场通常都会很悲惨。

“对方人数比我们多,而且其中有追踪异能的高手。如果和你一起走的话,多半是甩不开他的追踪。而且我不希望你暴露,尤其是你城市骑士的身份。我希望而且建议你们私底下进行调查行动。”

“你太伟大了,万为了让我安全地回去,置你自己的安危于不顾,舍身成仁……”林星牧顿时热泪盈眶。

石攻玉差点没背过气:“我有说过我要挂了吗?这点人,还不在我眼里。你赶紧准备吧!如果被追上了,万万不可恋战,知道么?”

林星牧收起嬉皮笑脸,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的状况。无论接下来是否要战斗,都是有备无患的好。

夜枭般的声音阴恻恻地响起,那种不紧不慢阴阳怪气的语调,让人听了毛孔都不禁地收缩。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果然名不虚传,有几下真功夫……哼哼,一群废物,拖延一点时间都做不到,死了活该……”

林星牧知道那些白衣人都是原属地下之王的异能人,那是呢勾引这么说,摆明是不把这些“叛徒”放在眼里,只是把他们当作炮灰来使,而且这么说似乎也很能激怒石攻玉,因为林星牧看到石攻玉的眼睛眯起来了,脑门上青筋隐现。

“老大,你的毒素还没清除,不要这么激动哈……”林星牧低声说。

石攻玉的表情没变,只是也是低声说:“不这副表情,如何引他们上当?”

林星牧觉得高手果然都是不简单的,传说中张飞也很有智谋呢!这时几个白衣人出现了。同样的白衣,白衣如雪。一般来说一身白衣给人的感觉是斯文或者安静,但是面前这几个带给林星牧的感觉是森冷,极度森冷。

不过感觉仅仅是感觉,林星牧可不至于说怕得要投降。反之,一股强烈的战意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空间异能人,又岂是容易对付的?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身怀三异能的石攻玉。

“追踪异能姬墨,外号灵狐。”石攻玉望着一个矮小的,有着小小的眼睛和厚厚嘴唇的家伙。

“幻术异能穆双华,外号千幻师。”他又打量着一个瘦削的家伙,这厮戴着头罩,只露出一双眼,像极了CS里面的某个恐怖分子。不过林星牧很小心地不去注视他的眼睛,因为据说幻术异能人的施术都很简单,一个眼神或者一个手指都能让人不知不觉之中中招。

“爆炸异能沈重儒,外号TNT。”这回是一个带着粗框眼睛的短发的男人,个不高,肌肉倒是蛮厚实的样子,不知道的会以为他是一个健身教练。林星牧低声问:“怎么个爆炸?介质还是接触?”如果是通过介质导致发生爆炸的话,那这人的牛叉程度就足以让林星牧退避三舍了,在还没有能力开启异能磁场的时候。而且林星牧觉得这个名字和异能完全不相符。

“接触的,不用紧张。”石攻玉用下巴指指一个络腮胡子,长得像NBA里巴朗戴维斯的家伙,“热异能洛凯,外号Hot。”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走在最后的白衣人身上,那人一口黄黄的龅牙,很像一个精明的小商人,双眼鼓鼓的好像要随时掉出来一样,肤色发黑,干干瘦瘦。“力场控制异能,冯半马,外号反常。”

力场控制?林星牧快速搜索着脑海里的异能资料,力场控制就是能在一定范围内改变引力大小、方向的异能,也是极其牛叉的,比如说能让对手所在的地方重力加大或者减少,又或者让某个物体的引力加大来吸附一些什么东西。

最后这个人最危险!林星牧心里下了判断。按照他的理解,这五个人里面可能对他威胁最大的异能是力场控制,幻术次之,然后是热和爆炸,而显然追踪异能不是眼下需要解决的问题。

“幻术不可怕,对于你而言。”石攻玉很快就低声否定了林星牧心里的判断。不过他没有解释为什么,林星牧留下满肚子的疑惑。

“他们都是异能界有名的独行人物,哼哼,原来也只不过是别人的走狗。”石攻玉冷冷地说。

“是么?我还以为有多牛叉呢!原来是一群白毛狗。”唱双簧是林星牧的强项。

穆双华阴恻恻的声音又道:“小子,挺嚣张啊!希望一会不要跪地求饶,嘎嘎嘎嘎,地下之王现在就收这种毛头小子?”他显然是把林星牧当成是地下之王的成员了。

石攻玉和林星牧都没有纠正他这个错误。“废话少说,你们想要干什么?”石攻玉又恢复那种拽拽的语气。要不是林星牧对他稍微有点了解,都会以为他是那种有勇无谋的二百五。

“异能屏蔽器,”穆双华看着林星牧手里的几根金属棒,“还有记忆卡,还有你们的手。如果你们不反对的话,留下这些就可以走了。”

“白痴。”林星牧不紧不慢地说。石攻玉更是直接,话都没说,身形一晃就发起攻击。而明显对面这帮人是没有另外的异能屏蔽器。只有各自张开异能磁场先求自保。

但是石攻玉的第一轮攻击居然全部都是虚招。他蓦地清啸一声,声调抑扬顿挫之中,竟隐隐有杀伐的气息,令人不禁热血沸腾,就要上前加入战斗。林星牧马上领悟过来,这是他的第三异能,情绪感染。他这是用异能强行吸引对方五人的注意力,好让自己有机会撤离!

林星牧料想石攻玉既然知道这些人的底细,又是一个异能高手,自保和撤离应该不成问题,自己还是先撤了,于是一个瞬移就消失在原地……

上车之后林星牧毫不犹豫地立即开走,不过心里隐隐约约记得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直到他进入市区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居然忘记了接小丫头放学。而很郁闷的一点是,自己貌似不能回去那里附近,天知道石攻玉和那帮人打成什么样了。林星牧自然不会笨到呼叫城市骑士的人前去支援,免得把事情搞得更加复杂,而且还很容易暴露自己是城市骑士的身份。

而这个时候路上又塞车塞得不行,无奈之下林星牧只好先打电话给小柔。

“阿牧哥哥你怎么啦?怎么没去接她?”电话接通之后小柔就着急地说,“而且你的电话也打不通,遇到什么事了吗?”

“没事没事,回去再说。”林星牧这么说,小柔就不问了,她是个很心细的女孩,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问什么。

“我早就回来了!死大叔……”小丫头不满的声音传进电话。然后小柔说:“不用担心,乔诞把她接回来了……”

“什么?乔诞?为什么……”林星牧很是惊讶,快速问道。

“好像是唐社长叫他去的,我也是后来才知道。”

“那你们现在在家?”林星牧想不懂为什么唐笙会让乔诞去接小丫头。

“不是的。我们现在在分部,你快过来吧!”小柔又说出林星牧意料之外的信息。

这事处处透露着古怪,林星牧想,自己就像茫无头绪在瞎忙的苦工一样。回到分部林星牧发现很多人都还在呆着,而一看表已经快七点了。

“大家这么人齐啊?吃了没?”林星牧问,不过立马就发现了自己问了句废话。因为韦索和小丫头正在对付一块大比萨——韦索这样做并不奇怪,但是明显小丫头就是在解决温饱问题。众人几乎一致地朝他翻白眼,只有小柔轻声问:“阿牧哥哥,你还没吃吧?”

“嗯嗯……”林星牧看着那块比萨咽口水。

“那我们一会去吃吧?”林星牧觉得小柔简直太善解人意了,忙不迭点头。

然后他对唐笙说:“老大,我有事情找你……”

“我猜到了,不过我正在很好奇具体是什么事情。”唐笙说。

“是……”林星牧欲言又止,韦索好奇地问:“什么事情这么神秘?咦?这是什么东西?警棍么?”

林星牧很是牛叉地说:“哼哼,这个么,低等职员不要问那么多,吃你的比萨吧……”韦索白眼一翻,差点噎死。

进入唐笙的办公室之后,林星牧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办公室里除了唐笙,还有教授和白法。唐笙一张一张地把记忆卡放在手心用异能读取,良久才搞完,然后长叹一声。

“地下之王这下元气大伤了。”唐笙说,声音极是低沉。

“哇,老大,你也说得太直接了吧……”林星牧很是无语,“老石明明说,这是秘密委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

“是吗?秘密委托?”唐笙惊讶地说,“你有跟我说过吗?”

林星牧给他一个无比幽怨的白眼。“……哦,秘密委托,我看看……是这个了……”

林星牧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张和记忆卡不太一样的卡片,“这是什么?VIP记忆卡?”

回答他问题的是教授:“是VIP卡,不过不是VIP记忆卡……难道你没有领过工资吗?”

“呃,我的工资卡都是小柔代领的嘛……”

几个人的表情立刻让林星牧想起顿悟、龌龊、原来如此这样的词语。然后教授说:“阿牧,不是我是你。嗯,那个,男人的经济要独立……”

白法接着说:“对,钱不能都让女人掌管……”

“最起码要留百分之三十做私房钱……”唐笙最后补充。

“停!”林星牧当头棒喝,“怎么说起这个话题了?这到底是什么卡?ICIP还是IQ卡?”

“看样子他真没见过自己的工资卡。”三人都互相用气管炎之类的眼神看来看去。

就在林星牧快要郁闷得睡着的时候,唐笙终于说:“这张是异能界的银行卡,不过不知道额度多少。这应该就是委托所付的报酬了……我看看有多少钱,估计得有好几百万吧,嗯,白兄,恐怕要麻烦你走一趟了吧……”

“没问题。”白法说。

那就没我什么事了,林星牧正要离开,突然听见唐笙说:“等等,阿牧,这个任务,嗯,还是你去吧……”

什么?难道我的出场费比老白还高吗?林星牧自恋地想,然后听到唐笙喃喃说:“这老石是不是搞错了,居然只有十几万,谁高兴去啊……”

见识了什么是势利眼的林星牧差点一头栽倒。

“不过不是这几天,我还需要找出确切的地点。还是先解决了尾巴吧……”

“什么尾巴?”林星牧一头雾水。

“就是那帮穿白衣的,哼,杀掉这么多异能精英……每一个异能人的血都是珍贵的……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就当是免费服务吧!”唐笙正气凛然地说,双眼闪过冰冷的怒火,让林星牧一时间觉得这个唐笙和刚刚那个计算出场费的根本就是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