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意外圣诞节(上)
作者:蚊拍遇上蚊 更新:2019-11-14

即使是唐笙他们几个这样的老江湖,也被人摆了一道。被人摆了一道之后他们的身体和精神丝毫无损。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冯半马、穆双华和洛凯的嘴里居然都藏有剧毒,就像以前的特务一样,而且又都在醒来之后自尽身亡。

所以这么算起来,白衣五人组是无人生还了。而城市骑士的战绩是约等于零伤亡,除了三个中毒的。

不过说起来,林星牧、小露和乔诞联手干掉了三个这种级别的异能人,这份战绩已经足够引起城市骑士总部的大佬们的重视。不过没有留下活口是很遗憾的,因为这样,石攻玉委托的任务的线索就断了。

对于林星牧来说,暂时没有线索也是好事。由于某个不良的唐姓老大的缘故,这个任务一定是林星牧去执行,但是林星牧实在是厌倦了去各种各样的不熟悉的地方。不过为了执行任务的时候少一点危险,林星牧还是加紧修炼。

这样不知不觉中,圣诞节就要到了。有个理论是说,在女孩子心目中——无论什么性格的女孩子,在一年之中有几个节日是男孩必须记住的,比如说情人节、圣诞节或者她的生日。如果这几天里面对她好,她就会忘记你在其他日子里面做得不好的事情;相反如果这几天对她不好,那么其他日子对她好的事实都会被无限淡化。

所以林星牧绞尽脑汁在想圣诞节该和小柔在哪里约会。他不想求助别人,但是吃饭逛街实在是太普通了。据说女孩子都喜欢浪漫,无论那是多么虚无缥缈的事情。

而且还要把小丫头安置好。因为她上的那所学校据说是执行欧美的休假制度,所以圣诞节是有长长的假期的。而无论是谁和自己的女朋友在一起,都不会太乐意有个一百瓦的大灯泡在场的。而且这灯泡又是那么八卦,说不定没几个小时就让所有人都知道林星牧和小柔发生过什么事情了。

百思不得其解之后林星牧决定上网查找一些方案。有句话叫做知之为知之,不知google知,google不知百度知,百度不知没人知,可见现代的网络信息是无比的丰富。

不过搜了半天都没什么结果,可见不劳而获固然不行,可是很多时候劳了也未必就有收获。林星牧没辙了,硬着头皮问小柔。不过小柔的回答让他很意外,因为小柔说想去广州的沙面玩。

沙面是一个有着各式各样的欧式老建筑的地方,临近珠江,环境很是不错,而且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教堂。林星牧想想,圣诞夜去看看教堂里的人是怎么唱颂歌的似乎也很浪漫,而且那边人也挺少的,万一要是做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事也挺方便。然后他就开始想入非非了。

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安置小丫头。这家伙放了假就天天泡在城市骑士分部,因为这里比较热闹。一群人对于小密探也是挺热情的,林星牧不由得心里暗叹人果然都是八卦的。最后还是教授答应照看小丫头一天——还有那只小猫,反正教授的房子就在小柔的楼上几层。不过林星牧在道谢的时候,总觉得自己隐约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告诉教授。

圣诞节这天林星牧穿得人模狗样地和小柔去广州逛街。无论什么样的女孩子都是喜欢逛街的,区别只是地点不同或者档次不同。而几乎每个省份的省会都是各种商品的集散地,所以东西都会相对比较便宜。

小柔喜欢看衣服。林星牧觉得自己赚到了。因为他一边逛衣服店一边出主意,而无论他说哪一件或者哪一套衣服好看,小柔都会试穿,简直就是免费的模特,而且这模特又是那么的惊艳。林星牧不禁想,如果是在夏天,小柔会愿意试试吊带或者低胸装么?

一路下来林星牧很乐意接受旁边的男人们的郁闷和妒忌的眼神。老子就是这么嚣张,咋了。他得意洋洋地想。不过落在别人眼里,就是典型的暴发户嘴脸。

“累了。”小柔嘟着嘴说。女孩子都是会撒娇的。林星牧旁边提着大包小包血拼的战利品,心里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后悔。话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他怂恿小柔试穿了那么多的衣服,呃,貌似小柔买下其中一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建议各位男同胞,逛街的时候最好不要太多建议……哈哈……

“那去坐会?”林星牧本想说要不去开个日租房吧,不过这么说就太色狼了,所以话到嘴边马上改口。

“去哪里嘛?”

“呃……”其实广州林星牧是完全的不熟,这个时候说去肯德基或者麦当劳坐坐似乎不是什么浪漫的注意,况且人又是那么的多,有没有位置都是一个问题。

“算了,路边不是有座位吗,随便找一个算了。”小柔兴致勃勃地看着这条著名的步行街上的一些花坛座位。不过林星牧瞄了一眼就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想歪点什么。因为眼前这座位上就有好几对正在搂搂抱抱的男女,其中还有一对在旁若无人地啃来啃去……

小柔的脸蛋霎时变得通红:“你想什么呢?”

“呃……”至今为止林星牧还没试过和小柔接吻,这个问题一时就答不上来了。不过最后两人还是坐在一个长凳上歇脚。

“不许看了。”小柔用装出来的凶巴巴的样子吓唬正在观摩那对接吻的男女的林星牧。

“哦,不看。”林星牧嫉妒地想,老子又不是没试过,没什么好看的,哼。然后他突然站起来。

小柔以为他看不过去要做什么恶作剧了,不过看到林星牧只是气势汹汹地走过去,然后……然后就绕开了不知道要去哪里,反正很快就消失在人海中。

林星牧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拿着两杯大大的饮料,看样子是肯德基的外卖饮料了。原来他是去买饮料了,小柔想,心里顿时觉得开心起来,即使将近傍晚很有点凉意,要是是热的就更好了,她还想。

“美女,挑一个啊。”林星牧笑着说。小柔伸手拿左边的。杯子入手的感觉冷冷的,并不是期待中的暖暖的液体。不过还好了。

“挑错了,罚你没得喝……”林星牧说,“……喝这个。”他把另一杯递给她,“小心烫哦。”

小柔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一下子就变得温热,如同他递给她的那杯热热的饮料,女孩就是这样,有时候一些细微的事情都能感动她。“挑错了,可是要惩罚的……”林星牧耳语道,“随便让我亲一下好了。”

“才不要。”小柔还没到那么开放的程度,嗯,要是在家里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

“你干吗喝冷的啊?天气这么冷。”小柔问。

林星牧挺起胸膛说:“冷么?我怎么觉得好热。”恰好一阵风吹来,让正在吹嘘强壮的某人打了个喷嚏。小柔忍不住噗哧地笑了。

“……喝可乐有益身心健康嘛,特别是喝冷的可乐。”林星牧不顾喷嚏破坏的形象,滔滔不绝面不改色。

“是吗?为什么?”小柔很是好奇。

“这你就不知道了。可乐可以把人体内的虫子杀掉。”林星牧想起可乐那举世闻名的作用,坏笑着说。话说可乐是世界第一大杀虫品牌,效力非凡,人所共知,作为杀虫剂来说简直是二十世纪的最伟大发明——不要跟我扯可乐不是二十世纪发明的,我就不相信最开始的可乐里面含有杀虫剂,有兴趣的读者尽管去查。

“人体内有什么虫子啊?”小柔一副迷惑的样子问道。

“呃,这个虫子男人体内才有,女人没有的,所以不必担心。至于它的名字吗,叫做米青虫,繁殖力特别强大……”可不是繁殖力特别强大么……

小柔毕竟是个聪慧的女孩子,一会就想明白了他话语里面的隐语,俏脸一片嫣红,然后林星牧在看得呆了的时候就觉得胳膊上被掐了一下。“坏死了你。”小柔嗔道。

两人吵吵闹闹地到了傍晚,林星牧的吃饭计划本来是想找个安静又有气氛的餐厅浪漫一下的,结果可悲地发现这根本是奢望。这一半归结于他没有过圣诞的经历,一半是因为人太多了。无论是什么餐厅,在人多的时候都会变得如同茶肆一样的喧哗——这是这个国度里的一个生存现象。

更郁闷的是今天餐厅里所有的菜都是一模一样的圣诞情侣套餐或者圣诞家庭套餐,反正就是厨房成批生产的就是了,连挑都没得挑;看来过节就是这个样子,还不如平时的菜式多。

不过林星牧觉得只要和小柔在一起,吃什么都无所谓;而小柔也是同样的想法,而且两人也都不挑食。不过上菜之后让两人觉得可怕的是菜的量巨多,多到了林星牧怀疑自己是不是和厨师有仇,以至于他要撑死自己泄愤的地步。

于是两人就一边想象着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难民,还有灾区的人们的食不果腹,一边艰难地消灭眼前的食物。然后林星牧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经常有人说说社会分配不均了。

两人坐地铁来到沙面。沙面果然是一个环境优美,别具风格的地方。夜色温柔如水,在这圣诞节的时候,更是平添了一份温馨。穿行在各国风情的建筑矗立的街道之间,两人不时地拍照,然后讨论那是哪个国家的建筑。林星牧听说这里有日本大使馆,然后就很想找到它,想像着自己威风凛凛地冲进去,然后大吼一声“我要打十个!”(《叶问》的情节……)

不过看来传言未必是真的,反正林星牧就是没有见着日本领事馆,所以也没有办法表演一下真人版的叶问。然后两人渐渐接近大教堂。人流也开始多了起来,看来想到来教堂听颂歌这个浪漫方法的情侣不在少数,林星牧觉得这人多得就像以前赶市集一样,热闹是热闹了,可是和想像中教堂的幽静环境一点都不一样了。

人流汇聚之后就都向教堂方向走。还有一些工作人员(大概是教友自发组织的)在派发传单和指挥疏导人流。而且教堂内外都用音箱,说请群众保持秩序云云。远远就看到教堂里人山人海,灯火通明,用的都是白得刺眼的大射灯。林星牧在心里郁闷了一下,这还哪是想象中的浪漫情景啊?

宗教果然能够让人狂热;而且它最厉害的地方是让不信教的人也如此狂热。基督教不用烧香,所以教堂里倒也没有出现争上头一柱香的情景。只不过两人怎么也挤不进去教堂里面,只好绕着走了一圈就逃之夭夭了。

从热闹的人群里出来,走到珠江边,两人都觉得有点凉意。手牵手走着,看着珠江两岸的灯光,还有游轮在江面上游弋。林星牧想早知如此还不如买票上船去珠江夜游好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两人都看到了惊讶的一幕。

一对年轻男女在江边玩闹着。男的估计二十岁左右,穿着休闲装,身高大概一米七几,相貌倒是有点帅的;女的也差不多年纪,看起来是一对情侣。

男的手里举着一个什么东西,说:“……拿到就给你哦!圣诞礼物……”女的伸手去拿,可是男的故意举得很高,就是不让女的够到。过了一会,女的一碰男的胳膊,那礼物就扑通一声掉进珠江里了。

林星牧暗自觉得好笑,那女的埋怨男的:“都怪你,闹什么闹,掉进河里了,你得赔我……”

“呵呵,别急,我把它弄上来……”

“啊?你不是要跳珠江吧?这么冷天你疯了?”女的声音慢慢高起来。林星牧和小柔也觉得那男的要是跳水的话,绝对是疯了。林星牧还在想要不要用空间异能帮一下忙,把东西弄上来。

然后男的说:“不是跳进去啦!看我的,要保守秘密哦?”声音压得很低,但是还是被林星牧和小柔听到了。接着他们就看到男的伸直右手,五指张开,嘴里在念着“哞嘛呢呗咩哄”,然后五指往虚空中一抓。

一件湿淋淋的东西飞到了他手上。林星牧的空间异能感应到那不是穿了什么细小的钢丝之类的障眼法。那就是说,这人能隔空取物。这是异能!

“对不起打扰一下,请问尊姓大名?”愣了片刻之后林星牧走上前问。

“不好意思,我对推销不感兴趣……”说完那人拉着那女的拔腿就走,林星牧立刻被打败了。当日他就是这样应付韦索的,可见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不是的,我想请问……”林星牧追上去。

“不好意思我赶飞机。”那人加速往前走。

靠,*我发飙。林星牧一个瞬移当在他身前。那女的啊的一声晕倒。男的望着林星牧呆了几秒钟。

“靠,你也会特异功能?”

“废话,要不干嘛喊住你?”林星牧没好气地说,“这么说你已经觉醒了?”

“什么觉醒?”那人的表情明显不是装的。

嘿嘿,没有最菜只有更菜。林星牧奸笑着,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