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抢角儿
作者:耳雅 更新:2020-01-27

(

媒体公布了偷拍到的谢黎辰肩膀扎着绷带的照片,记者们都拿他打趣,问他又遇上什么危险了。

而曹文德只好帮大家解释,说是拍戏的时候做危险动作受伤了。

不过受伤的日子也还不赖,原本只是伤了肩膀而已,谢黎辰就佯装生活不能自理,让荣劲给他跑腿。

一会儿要吃这个,一会儿又要用那个,荣劲只好一趟趟帮他拿,还给他穿衣服。

“你手不是能动么?”荣劲边剥桔子边问,真相把整个桔子皮都塞进他嘴里。

谢黎辰靠在沙发上,“哎呀,好痛!穿衣服好麻烦。”

荣劲就感觉自己的火撞到脑袋顶上,又降下来,算了……过去帮他穿衣服。

“嘿嘿。”谢黎辰仰脸看他,“兔子,科洛有没有联系过你?”

“联系我干嘛?”荣劲随口回答,“你受伤了,所以最近我们都没有行动,好好养病吧。”

“那那个男生呢?”谢黎辰好奇,“他真的有超能力?”

荣劲给他扣衣服扣子,“不知道。”

“干嘛,我都不能说?”

荣劲微微皱眉,“这是机密,科洛不会告诉我的,我也不问,是职业操守。”

“咱们私下里聊聊天么!”谢黎辰似乎很感兴趣,“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带那男生回去研究?”

“研究肯定会的,不过应该不会残忍地将人拆开啊什么的。”荣劲倒是很有把握,“我以前也见过一个做梦有预知能力的女生,科洛都有很好地使用她的能力来做事。”

“那个男生的能力除了搞破坏,也没别的了吧。”谢黎辰笑了笑,“会不会,他也成为乌鸦之类?”

荣劲给他穿好了衣服,到一旁坐下,打量他,“你在想什么?”

谢黎辰微微一耸肩,“没什么。”

“你是不是怕,科洛会也拉你去做研究?”荣劲问。

“我又没有超能力。”谢黎辰耸耸肩。

荣劲笑了笑,“你那种不叫超能力叫什么?”

“别瞎说啊,你要对我负责兔子!”谢黎辰笑嘻嘻转移话题。

荣劲白了他一眼,站起来换衣服,“你今天要去工作么?不是还有个访谈要做?”

“嗯……”谢黎辰点了点头,见荣劲换衣服,突然问,“科洛会不会让那个男生去杀人啊?做杀手之类的。”

荣劲叹了口气,“不知道啊,你问我那么机密的事情,我不过是个打工的。“

“劲劲,你怎么肯定科洛让你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正义的?”谢黎辰有疑问。

“正义不正义都不重要。”荣劲给自己打领带,“能维护大多数人就可以了,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正义的!”

谢黎辰听到荣劲这样说,便也没有再追问了。

两人开车赶往访谈的现场,路上却遇上了大塞车。

“完了!”谢黎辰探头望了望那长长的车龙,“这情况看起来至少要一个小时吧?可别迟到了。”

“等吧。”荣劲无聊,打开电脑,联系了萨拉。

“萨拉,新的武器怎么样了?”

“都给你邮寄过去了,性能还是麻烦你调查一下。”萨拉说着,突然捂着话筒小声说,“劲劲,要不要听八卦?”

“要!”谢黎辰凑过来,挡在荣劲前面对着摄像头说,“正好塞车很无聊。”

“这样的!”萨拉小声说,“那个怪力男也加入科洛了,现在是黑乌鸦。”

“乌鸦?”荣劲皱眉,“那么年轻,而且他拥有控制自己能力的自觉么?”

“我们对他进行了一定的研究。”萨拉给荣劲和谢黎辰解释,“发现他可以移动小型物体,但是不能移动特别大型的。要让大型的东西掉下来,都是靠移动小型支撑,比如说空调的支架,又或者是舱门的链接架。”

“那篮球架怎么解释?”谢黎辰皱眉。

“这就是八卦!”萨拉小声说,“篮球架那个不是他搞鬼的,是托马斯父子。”

“什么?”荣劲和谢黎辰都一愣。

“那天小托马斯在练球的时候,往篮球架的下面放了一个液压的遥控控制发射器。”萨拉道,“这种东西绝对是军工产品,那推力发射小型火箭的时候才用得到,于是那个篮球架一下就被掀翻了!压死那个男生是偶然。”

“也就是说,有其他的暗杀组织也想要他?”荣劲皱眉,“可那历史老师和之前的足球队长,是那男生杀死的没错吧?就这么算了?”

萨拉无奈地笑了笑,“劲劲,就算送他去监狱,保不齐他会杀更多人。”

“这种人你们确定可以控制得了?”谢黎辰反问。

“这个问题我就没法回答你了。”萨拉耸了耸肩,对两人招招手,“八卦完了,堵车愉快。”说完,挂了视频。

荣劲叹了口气,继续看风景……却在看到后视镜时,皱起了眉头,“啧。”

“怎么了?”谢黎辰看他。

荣劲示意他看后视镜。

谢黎辰见他神色严肃,就凑过来,“看到什么了?”

荣劲指了指后视镜让谢黎辰看,就见在后边不远的打弯处有一辆车子特别眼熟,看车子里的人,谢黎辰一咧嘴,“又是他?!”

后边车子里坐着的,正是滕成。

荣劲脸色阴沉,“阴魂不散!”说着,解开安全带要下车。

“唉!”谢黎辰拉住他,“你别理他,这小子神经有问题!”

“我不理他,难免他又放冷枪打你,不是每一次都那么幸运的!”荣劲说着,往后走。到了车边,伸手敲了敲窗户。

良久,车窗摇了下来。

“这么巧啊……”滕成沉默了一会儿,问。

荣劲“呵呵”一笑,不答反问,“巧?”

滕成叹了口气,将眼镜摘下来看荣劲,“谢黎辰的伤势怎么样?”

荣劲微微一耸肩,“很幸运,各方面来说。”

滕成从一旁的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来,递给了荣劲。

荣劲拿着,打开看,就见里面是照片,还有一些资料。照片上的是一个女人……就是那天跟踪他和谢黎辰的那个女人。

“我动用了一点关系,查了一下,不过这个女人的资料基本保密,所以……身份绝对不简单。”滕成戴上墨镜,“我答应过你们的,你们帮我破了托马斯的案子,我就把资料给你们。”

荣劲拿着资料准备走。

“那个少年,是不是有非同一般的能力?”滕成突然问,“谢黎辰也有,是不是?”

荣劲皱眉,滕成虽然人品上他不太喜欢,不过专业方面的确很敏锐,也很有经验。

可荣劲还是没搭理他,继续走。

“谢黎辰有一天会成为不可阻止的杀手!”滕成在后头定住荣劲,“那一天不会太久!”

荣劲哭笑不得,回过头对他指了指脑袋,示意——赶紧去看精神病医生吧!

走回了自己的车边,打开车子坐回去。

谢黎辰正趴在座椅上呢,他也听到了滕成的话,“那小子跟我有仇啊,一天到晚盯着不放。”

“别理他。”荣劲说着,将资料拿出来看。

“哇……这个女的盯着我们很久了啊?”谢黎辰拿到照片看,也表示震惊。

“她只是在拍照!”荣劲一张张查看着照片。“镜头上有反光,可以传给萨拉分析一下镜头里拍到的是谁!”

“你做的所有事情都要向科洛报道么?”谢黎辰突然问。

荣劲微微皱眉,看他,“什么意思?”

“分析镜头里的图像而已,只要装一个软件很快就能搞定!”谢黎辰对荣劲挑挑眉,“我们自己也能看,不用什么都跟科洛汇报吧?”

荣劲收起照片,有些不解地看谢黎辰,“你为什么一直劝我要对科洛有所保留?”

“这样不对么?”谢黎辰反问,“他跟你非亲非故,你总不可以将自己完完整整全部交给别人来掌控吧?狡兔三窟,咱们不要三窟,至少留一条后路啊!”

这时候,车流松动了,车队开始往前移动,看来是已经疏通。

“暂时先别谈这件事了!”荣劲发动车子。

谢黎辰看后视镜,“滕成还在跟着。”

“偏执狂没药治的,他估计是最近被停职了,所以有时间来盯你!”荣劲摇了摇头,“你看看他曾经盯着七号的那份执着,就可以想见,他宁可辞职,也会死死盯紧你的!”

谢黎辰望天,“上次应该让那个怪力少年直接用舱门砸死他!”

荣劲笑了笑。

谢黎辰凑过来,“笑啦?再笑一个!”

“别闹,开车!”荣劲板起脸。

谢黎辰叹气,“没劲!面瘫兔!整天板着脸的兔子不是好兔子!”

车子开入了访谈现场,这次是给新片宣传的,谢黎辰接了一部新片,要合作的男演员是一个叫绍易的新人,不过谢黎辰本人对他赞赏有加,说这个新人很有前途。

荣劲坐在访谈录制现场的场外,翻看着谢黎辰刚刚拿到的剧本,一个梦幻暴力片,挺新颖的题材,谢黎辰演的是一个天使。当然了,不是那种普通意义上的天使,而是被一脚踹出天堂的暴力天使。

正看着呢,荣劲就感觉,有一个人走到了他身边,坐下,“嗨。”

荣劲抬头看过去,就见坐在自己身边的是个年轻时髦的男人,长得还正经挺不错的,不过荣劲跟着谢黎辰走来走去,看到的都是俊男美女,也没什么感觉了。

见他跟自己说话,荣劲不解地看着他,等他说什么。

男人笑了笑,伸手跟荣劲握手,自我介绍,“我叫何栋。”

荣劲就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一下子想起来,经常在娱乐杂志上见到,好像和谢黎辰一样是大明星,而且演技也很厉害,貌似也是拿奖专业户。

“你是谢黎辰的保镖,是不是?”何栋很好奇地问。

荣劲点了点头。

“我开门见山。”何栋微笑,“谢黎辰给你多少钱雇你的?我出双倍。”

荣劲愣了愣后,低头继续看剧本。

“三倍?”他却还在坚持。

“你出十倍也没有用!”谢黎辰拿了一盒子章鱼小丸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荣劲收起剧本,接过谢黎辰递过来的盒子,用牙签插着吃。

“这么自信?”何栋站了起来,“不过话说回来,你会请保镖,这一点我真的很意外。”

谢黎辰微微一耸肩,“身边变太多么。”说完,拉了荣劲一把,“走了兔子,进场边吃边看我录节目。”

荣劲嚼着小丸子点点头,身后何栋却跟了进来。

“你来干嘛?”谢黎辰不解。

“哦,昨天导演联系我经纪人,想我跟你演对手戏,那个新人演三号。”何栋笑得和蔼。

“你也算资深了,抢新人的机会,要不要脸啊你?”谢黎辰还挺不客气。

何栋挑起嘴角,“谁不是新人上来的呢?谢大明星。”说完,插着兜,笑容满面进去了。

谢黎辰摇头,就瞥见棚外的大厅里,滕成正在走动。

“啧啧。”谢黎辰摇头,“内忧外患了!”

“他是谁啊?”荣劲嚼着吃的,“怎么这么能招惹变态啊?”

说完,把最后一个章鱼小丸子吃了,扔掉盒子,“洗手间在哪里?”

谢黎辰一指,荣劲就跑了,谢黎辰独自进去参加访谈。

荣劲进了洗手间的隔间,拿出掌上电脑来,查了一下何栋的资料,觉得没什么特别可疑的,应该不是冲这谢黎辰而来,就收了东西准备出们。刚打开隔间的门,就看到洗脸台前,一个人正在对着自己猛泼水。

他嘴里说着,“可恶可恶!”

荣劲尴尬地站在那里,进退不是。

这是,那人也抬起头,看到了荣劲猛地一愣,赶紧抽了张纸巾擦脸,随后急匆匆跑出去了。

荣劲靠在门边想了想——这个人好像也在娱乐杂志上看到过,就是那个被何栋抢了角色的新人吧?叫什么来着……